网球王子的恐怖小说

文:


网球王子的恐怖小说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……这不是胡搅蛮缠么?但事实证明,她特么的当了这么多年女人,但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男人夏郁薰捏了捏酸疼的额角,“天高皇帝远,现在我连他人都见不到,怎么救你?”萧慕凡顿时脸色惨白,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,“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……当初我就不该跟薛海棠那个女人合作的……简直是亲手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……”夏郁薰没好气地打断他的自怜自哀,“别吵了,你让我好好想想!”萧慕凡只好闭上嘴,眼巴巴瞅着她难得智商上线的夏郁薰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一下自己,衣服解开两颗扣子,头发抓乱了一些,换了一双十二厘米的高跟鞋,当从窗口看到唐爵被一个保镖推着轮椅从屋里走出来之后,立即推开门,踉踉跄跄地往屋子外面走去

“南宫小姐……”“小姐,您没事吧?”“啊?”夏郁薰刚回过神似的抬起头来,“没事啊……”“小姐,您的精神似乎不太好,还是好好休息一下,有事改天再说吧!”严子华劝道若是按照薛小姐的逻辑,认识在前便是真理,那么还要婚姻,还要法律做什么?”薛海棠闻言有恃无恐地看着她,“呵,你要跟我扯法律,我就跟你说法律,从法律上来说,跟你领证结婚的是冷斯辰,而他是唐爵,跟你没有任何关系!”夏郁薰眸光微黯,片刻无所谓地抬起头,幽幽道,“行啊!那我们就继续说法律,从法律上来说,唐爵跟你也没有任何关系,别告诉我法律承认指腹为婚!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我追求我喜欢的男人怎么了?”“你……”薛海棠气结说演就演,萧慕凡轻咳一声,走到十步开外的地方,然后脚步很快地朝着她的方向走来,随后“啊”了一声,十分自然的装作了脚扭了的样子,一下子摔在地上,扑到了她的脚下……随后,他缓缓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网球王子的恐怖小说实际上,从她刚才打开门看到叶瑾言的第一眼起,埋在身体深处的火种便被点燃

网球王子的恐怖小说“喂喂喂,你们看谁来了!”“是薛小姐!”“啊!我知道了!我们唐总突然心情这么好,是不是因为恋爱了啊?”……总裁办公室至于距离,虽然中间隔着一个薛海棠家,但跟之前住在万寿园的时候跟唐家的距离也差不多走到门口,却发现门居然拉不开,一转身就看到叶瑾言好整以暇地仰靠在沙发上,冲她摇了摇手里的中控锁

唐爵:“……”见唐爵在那发愣什么反应都没有,夏郁薰又泪眼汪汪牵着他的袖子摇了摇,不依不饶地继续要求,“亲亲……”此刻,夏郁薰表面娇软,实际上内心却已经癫狂,萧慕凡教的精髓哪里是“撒娇”啊,简直就是“不要脸”啊!让她用这样的语气说出这种话,她简直是把她这辈子的脸都豁出去了!她感觉自己那颗赤诚的糙汉子灵魂受到了深深的羞辱和巨大的伤害!不过,她现在更关心的是,自己这么得寸进尺,唐爵真的会照做吗?然而事实是,她的三观再一次被颠覆了“喂喂喂,你们看谁来了!”“是薛小姐!”“啊!我知道了!我们唐总突然心情这么好,是不是因为恋爱了啊?”……总裁办公室“我可是他亲外甥啊!他就这么对我!还是不是人了!”萧慕凡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,“我真是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,为啥非要把我留在盛唐,照理说,我算是他继承公司的威胁,他应该巴不得我滚得远远的才对!现在偏偏天天把我放在身边折磨!他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!因爱生恨,相爱相杀什么的……”夏郁薰受不了地扶额,“拜托你……冷静点……”“冷静不了啊小舅妈!你摸摸,摸摸我皮肤这么嫩,去那里还不给晒成焦炭啊!而且那边是盛唐条件最恶劣,经营最差的分公司你造吗?别说三年了,就是给我三十年我也没本事让它起死回生啊!他这哪里是外派出差,简直把我终身流放啊!”萧慕凡还在持续暴走之中网球王子的恐怖小说

上一篇:
下一篇: